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鸟的摄影空间

旅游,摄影交流

 
 
 

日志

 
 

引用 中华奔腾<黑色的周旋>  

2009-06-30 17:3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中华奔腾2009年5月6日

                                                      ·黑色的周旋·                                              

                                                            中华奔腾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扮出了世间的缤纷璀璨。

如果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喜欢的一种颜色,那么,我对黑色则情有独钟。

黑色自有黑色的魅力。它铁面无私,坚强沉着,不受其它颜色的污染,这样的品性是我所崇尚的。

这份对黑色的情缘是从我十几年的记者职业中渐渐生发出来的。

第一次被黑色触动了我的心,是来自同行的赞赏。

本来应该带来欣慰的赞赏,给我带来的却是困惑。

那年局里邀请中国电视界的权威人士、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高鑫来张家口讲学、点评节目。在没有任何心里准备的情况下,高鑫老师对我拍摄的几部节目(反映问题的新闻专题片)给予了高度评价。于是,一些同行向我投来一缕特殊的目光,县电视台的一些记者还特意通过电话对节目的成功之处给予赞赏和鼓励。听着从电话里传来的赞赏和鼓励,我感慨万千,好像打碎了五味瓶子,心里不是滋味。

我们送给高鑫老师审看的片子很多,可高鑫老师唯独对反映问题的片子给予了肯定,并从此类片子对于社会的净化作用、记者的采访难度上给予高度评价。

勿庸讳言。由于批评和揭露的针砭效应,现实生活中常常被一些人唯恐躲之不及。在记者的职业中,这类节目的难度,是我们大家都有体味的。于是,反映问题的新闻专题就成了难以得到的凤毛麟角。采写此类新闻的记者,也常常被阻力、凤险尾随着。每完成一次公正、真实的采访,都成了一次千辛万苦的黑色的周旋

一次次的艰难经历,使我对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本高胜一的话深有同感。本高胜一说:“记者工作是最危险的,只有在安全圈内才能求得精神平衡的人不能当记者。”

记者所承担的责任和道义,决定了记者不论处于何种境地,都必须保持住应有的冷静、客观、公正。为了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还要有应具备的坚强。而这一切都只是作为记者的起码素质和起码的职业道德。我所作的,只不过履行了自己的职责,竟被视作非同一般被大家赞赏,我很有些悲哀地不安。这也是我从事记者职业中的第一次不安。

我的确感到不安。在新闻评论部的时候,经常有一些观众带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来向我们的记者反映、诉说。有的甚至背着厚厚的资料。他们大多遭遇了种种不幸,要求我们媒体记者给他们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许多人声泪俱下。在来访者中,大部分反映判案不公、告状无门、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对于多数来访者,我们主要是以解释劝说为主。告诉他们还是应该找执法部门,运用手中国家赋予的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如今感叹的是,这档新闻节目能在社会中产生这么大的影响,能得到观众的真诚信赖,该是多么不容易啊!台领导在每次开会时都告诫我们说:“做好舆论监督工作,千万要珍惜观众的这份感情。”我和我的同事们也常常以此为珍贵,引以为自豪。然而,一种悲哀袭上心头,一种不安的气氛笼罩在我们身旁。这些来访者本应去当地的执法部门,而今却跑到新闻单位,这不是走错门了吗?结果,满怀希望的来访者终于失望地走了。

其实,群众来我们新闻单位倾诉也是为寻求社会中的那一份黑铁般的公正。就为了这个公正,他们也不得不做一番黑色的周旋

黑色的周旋时时都在发生着。甚至一些执法部门的官员,在执法过程中,遇到一些难办的事,也要找到新闻机构来帮忙。这使我感到惶惶不知所以。我们这个社会运作的方式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呢?

曾有一位执法者告诉我,每接受一件案子之后,往往原告、被告双方都会有几十人找他说情,真是叫人头痛极了。他特别希望记者能介入案件,作公开报道。这样,那些人就不敢来说情,个别领导就不能干预,他们就可以公公道道地断案了。“依权不依法、依言不依法”这是人民群众所痛恨的,更是执法者所唾弃的。可他们无奈。只好求助于新闻媒介。应该说这不是我们新闻记者的骄傲,而是我们的苦恼,这是执法者的悲哀,也是社会共同的悲哀。

我的确感到悲哀。1999年,某县乱砍乱伐,(采用少报批多砍伐的方法)我们得知后前往采访,不料我们却吃了闭门羹。当事人得到消息竟然全部躲起来。领导闭口不谈,知情人闪烁其词。最后经过我们的努力,领导终于出面了。起初说我们这是“暴露阴暗面”拒绝采访,尔后又满不在乎地对我们讲“这砍的不厉害嘛。东砍一棵,西砍一棵,不算什么。”简直不敢相信,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党员领导干部。国家的森林遭到破坏,他竟不觉得痛心,似乎还嫌砍的不够多,最好像割麦子一样连片砍光。面对这样的领导,我还能说什么呢,你还能跟他讲什么责任感吗?

责任感,理解多元。有的人把责任感理解为向党、向人民真实报道实情;有的人则把它理解为只报喜不报忧。小平同志指出“办事拖拉,不讲效率,不负责任,不守信用,公文旅行,互相推诿。”这段话活脱脱地刻画出某些党政机关干部的官僚主义面目。这种“疲驴作风”、“拖拉战术”极大地刺伤了人民群众对国家政府机关的公信力。无怪乎一些投诉者无门,不得不到电视台来。上访的群众强烈希望能有一个肯为他们出面主持公道的“包青天”。

正是这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驱使,台领导才推出这样的节目。为此,我和我的伙伴才敢放心大胆地往前走。

由此,我们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黑色周旋

2000年某县在召开县“物资交流”大会时,公开演出低级下流的艳舞。我们接到群众举报后,台领导立即安排车辆前往该县调查此事。通过我们艰苦的秘密采访完成了任务。可就在此时已被该县有关部门的领导发现。为了避免说情及行政干预,在台领导的周密安排下,我们加班加点制作完成,最后出其不意地播了出去,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

黑色的周旋得以取胜

坦诚地说,记者“无冕之王”的职业性质让记者走到哪里也受到礼遇。只要你不拒绝,吃请受赠是常有的事。可一旦记者为揭露问题开始了黑色的周旋,所到之处常常是连开水都没人给你倒。而记者下去采访,不挂电话还好,如果你挂了电话,那么等待你的肯定是一张张冰冷的脸。什么特约记者、通讯员全跑光了。什么借口都有。人家不愿意接待你,不肯与你配合,甚至轰你走,宣布你是“不受欢迎的人。”记者们常处在这样的尴尬境地和矛盾之中,稍有差错就会出大问题。记者心理常处于戒备状态,凡事都会小心翼翼。长期作这类节目,使记者们的作风也自然清廉了。

黑色的周旋中,记者的灵魂得以淘洗,良知也能保持不泯。

我曾经采访过某县的一位农户,因为他家的用电收费不合理,(农村电网改造之前)在出现高额的电费后与供电所发生矛盾。当我们采访完后,他先是要请我们吃饭,被我们婉言谢绝后,又拿出一条香烟要送给我们(因为看见我们记者吸烟),弄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眼看他被高额的电费压的都抬不起头,还要请客送礼,我们差点为他这样的举动掉泪。要想在黑色的周旋中致胜,记者自身的素质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这中间就包括正直和无欲。

十几年的记者生涯,一次次黑色周旋的亲历,使自己对客观世界有了进一步的认知,也使自己对新闻工作有了清醒的辩析。

我在广播学院学习时总是在教科书里读到“批评报道”这样的章节,而这样的章节从基本定义到很细致琐碎的具体行动方法的说教,都是似是而非的。最令人生疑的是“批评报道”这个提法。“批评”当然带有很强的主观色彩。这就使新闻报道的客观性遭到损害。让新闻界承担“批评”他人的任务,这既是对新闻界强人所难,也给媒体的领导和记者加重了负担,给我们开展“舆论监督”带来了重重困难。在我们这个社会中,曾经犯过错误、受过处分的人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便总会比别人坎坷,这正是人们对“批评报道”总有抵触情绪,难于接受的社会原因吧。

把非颂扬的新闻报道定位成“批评报道”是不准确的。因为笼统地把新闻分成“表扬报道”、“批评报道”本身就是不周延的。

新闻评论节目定位不是“批评报道”,是新闻事件的延伸报道。只能是实事求是客观反映事件本来面目。像所谓的“批评报道”,在全年播出节目中占比例很小。当时在我们栏目报道过的如《挽救鸡鸣驿》、《太平官不太平》、《沉默的中都》等,就不是“批评报道”。还有比如张北县凶杀案及自然灾害等,都不是什么“批评报道”。自然灾害你批评谁,批评老天爷吗?凶杀案你批评什么,批评杀人犯吗?

曾经有位电视界的老前辈说过“新闻传播工具之‘舆论监督’功能,无论在资产阶级新闻学或无产阶级新闻学著作中都是历来被肯定的”。如果按照这一理论来定论,那么,我想还叫“舆论监督”或是“问题报道”的好,以减轻记者的心理重负,减缓社会方方面面的抵触情绪。我们是记者不是领导,你能批评谁呢?然而“舆论监督”是党和人民赋予新闻界的职责,记者只不过是履行职责罢了。解决社会生活中的是是非非还要靠执法机关来完成。所以,让更多的来访者知道我们是新闻媒体机构不是行政执法部门,这一点是非常必要的。

现在各级领导在多种场合表示要支持新闻改革,发挥新闻单位的主动性,减少行政干涉,切实起到“舆论监督”作用。其实,任何一项改革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但我们期待着电视新闻从内容到形式能尽快得到改观,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一次次尝试和努力,无论努力的结果如何,这就是希望之所在。

我喜欢梦想,我曾梦想过有一天我能成为观众信赖的铁骨铮铮、仗义执言的斗士般记者。我曾经以为这个梦想实现了。我从事记者行业时间并不很长,但经我手报道过的新闻的确不少。说实话,对那些歌功颂德的片子在我脑海中连一点点记忆都没有,留下的却是那挥之不去的“艰难采访”。姑且不说采访中遭遇的种种困难,单就回眸被采访者那张张冰冷的脸,就足以使我难以忘怀。

曾经有人对我的伙伴说,你们的问题报道是“害人呢”。他的这一说法倒让我想到了一个成语:疾恶如仇。

我和乱砍乱伐者并不相识,与公开演出低级下流艳舞的组织者更是无怨无恨,可他们的行径是对社会的危害,是在做恶。做为记者,疾恶如仇、勇于揭露是当然的职责。若说这是“害人”,害掉的只能是毒化社会的疽痈。“舆论监督”诉求的,也正是这样的效应。

也有位业内朋友跟我讲,说有一位干部在一次酒席间指责我,对他说,“你们记者尽给我们抹黑,你告诉他,让他注意点儿。”对他这样的威胁,我是不会介意的。但是我很计较所谓的“抹黑论”,原因是“抹黑论”有一种很奇怪的逻辑,他们不认为自己办错了事,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反而把责任推给提出问题的新闻媒体。多少年来,像任长霞、牛玉儒这样善良的人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尽力维护我们党和政府的形象,但这不等于干部队伍中百分之百都是正确的。我们记者披露一些生活现实中的问题,是为了擦去他们脸上的“黑”而不是往他们脸上抹“黑”。我更不知道这位干部所谓的“注意点儿”是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想,如果不严肃认真对待我们干部队伍中的问题,任其恶化,那将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后果!

 说到“黑”,这到使我想起每每采访拍摄的时间好像都是被人谑称为黑色“星期五”西方人觉得“星期五”不吉利,不幸的是我无意选择了星期五,多次夭折,连连碰壁,倒是应了西方人的迷信说法。可是有几次采访却未遭此厄运,实在值得庆幸。

做为一名电视新闻记者,当我们肩上扛起摄像机的时候,同时也扛起了一份责任和道义。在我们的镜头里,有着无数的真善美,它们让我们的社会合谐,让我们的生活美好。对于真善美,我们的摄像机是一只喷淋器,为真善美的事物张扬出更大的空间。对于假恶丑,我们的摄像机则是一柄喷火的枪,绝不让丑恶有藏身之地。

为了不负党和人民的重托,舆论监督的黑色周旋未有穷期。

无论多么艰难,我有信心!

 

 

                                                                                                                写于2005年1月22日

 

此文章曾在张家口电视台纪念建台20周年《走过20年》一书中发表。

一晃几年过去了,时常还能回想起曾经往事,哪一个行业都会有不满的情绪,传媒业也不例外。但对于身在传媒业的人来说,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深深热爱着自己选择的职业。就业于传媒业,总是能吸引对未来充满着渴望的年轻人的目光。传媒业的辛苦,城外的人是看不出来的。但一个城里的朋友对我说,做记者要知足常乐。采访遭拒绝,不要紧,写上“不知什么原因,某某拒绝采访”就行了;周末加班,没事,不就当减肥吗,待遇不好,看看周围的人,比你收入低的人可比那些比你收入高的人多多了……呵呵,知足者常乐呀。

这辈子还做了点大好事,包装张家口·尚义艺术团吕峰“二人台”登上中央电视台的《非常6+1》,荣获了非常明星,把“二人台”唱响了华夏大地。

用了三年的时间,为了把张家口·农科院赵治海的“杂交谷子”推向全国,去年也在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大放异彩。

明天还有谁?我还能做什么?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知足啦!!!!!!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